天台县 奉化市 武穴市 乌兰浩特市 尉犁县 武威市 黔西县 邹平县 宜宾县 江川县 布尔津县 雷山县 洛川县 吴桥县 博罗县 秀山 孟州市 鸡西市 同仁县 舟山市 台南市 汝阳县 沙坪坝区 颍上县 蕲春县 新安县 中牟县 镇赉县 保德县 卢龙县 遂宁市 泉州市 宜兰县 菏泽市 锦屏县 双江 民和 通辽市 汝南县 图片
欢迎访问BINZZ励志网,分享好故事、传递正能量!励志网手机访问 | 网站地图 | TAG标签 | RSS订阅
您的位置:Binzz首页 > 精选推荐 >

第一次来中国,这个澳洲小伙也挺倒霉的

添加时间:2017-07-26 23:43 编辑:冷蝴蝶
假期最后一天,我们来分享一个故事。 这是澳洲小伙本杰明·罗( Benjamin Law )来到北京第一天的经历。 这篇原载于英国 《卫报》 的吐槽文 发出后,随即有300多条留言回复,来自世界各地的网友们纷纷回忆起自己对北京的印象,他们有的在北京待过10年,有的


文章来源:蜘蛛池 技术支持:百度

假期最后一天,我们来分享一个故事。


这是澳洲小伙本杰明·罗(Benjamin Law)来到北京第一天的经历。


这篇原载于英国《卫报》的吐槽文发出后,随即有300多条留言回复,来自世界各地的网友们纷纷回忆起自己对北京的印象,他们有的在北京待过10年,有的去旅行过。


大部分人觉得本杰明写得很lovely,也有人觉得文化差异太大无法接受。




他的第一天到底发生了什么?


————————————



回想我这三十多年,从出生于大家庭,到成年后搬出去一个人住,再到二十五岁左右与男友同居,我就像一个绦虫,或者口腔疱疹,一定要靠人体体温来取暖生活。


也曾想过独居,但都是一时兴起。只要男朋友出差,家里没人,我的生活就只有游戏,不分黑白昼夜,也不记得要吃饭,可能想起来要吃饭了,是因为我刚好看到豆子从罐头里掉了出来。




家里的脏衣服堆了一堆又一堆,如果你来我家我也会不好意思,因为气味实在不好闻。我必须要和别人住在一起,或者有人来敦促我,骂我,这样我的生活质量才能有保证。


我知道这样不好,我思考过,我到了这个年纪真的可以独立于生活吗?我也能有我的“瓦尔登湖”吗?




几年前写书需要调研,我一个人在北京生活了好几个月,这也算是我走向独立的一次尝试。当时我很激动,我父母是本是中国广东人,虽然我也经常去香港,但我还一直没有去过中国,情感上这也是一趟寻根之旅。


而且我的研究本身也很有意思,是关于通过网络认识的中国年轻的LGBT群体,不论是整个群体还是网络经验都和我的有很多不同。


然而北京很大,人也超多。2100万人,没有一个人是我认识的,当我孤独的时候我身边不会有人,也不会有人来跟我说话。所以这也可以让我看看,我到底能不能一个人生活下去。




我花了整整几个月才学会说“你好”“你好吗?”“洗手间在哪?”,还有那句我最常说的:“我好像是中国人,但我父母都是香港人,我在澳大利亚出生长大,所以我看起来像中国人但我说中文时就像脑子坏了。”


仿佛有预兆一般,从我登上飞机那一刻开始,情况就越来越不好了。我一般坐飞机都很顺利,我要求不多,因为很瘦所以也不像有的人对飞机空间有很高要求,但那天我得把穿的每条裤子都卷起来才能把腿放好,搞得自己看起来像个神经病。


但问题是我真的不需要把腿伸直的那部分空间,经济舱对我来说向来都很合适。你觉得飞机太挤没办法睡觉,但我都能一睡睡一整晚。


可惜,中国国航(Airchina)并没有最好的口碑。在Skytrax上国航只有2.5星,评论区都是一些像“面包奇怪,饮料种类很少”“可怕的航空公司”“垃圾经历”这样的评价,甚至还有人说“我好像回到了上个世纪60年代”。




的确,飞机舱灯太亮,嘈杂声音太大,飞机也颠簸,这些我都可以忍受,唯独气味不行。在飞北京的这班飞机上,我身边坐了一位胖胖的中国男士,他身上混合着辛辣的香烟、人参、潮湿衣物的气味,在时不时掏裤裆之前,他还要“哗啦啦”地掏出面前的垃圾袋来吐痰。


那一整晚我都没有睡好。但我觉得这样总好过朋友之前坐中国国航的那次,他比我还要惨得多,坐在他旁边的人不知道什么时候拿了一包煮熟的虾一边剥一边吃。




早上6点,飞机落地。这时候北京已经很闷热,在廊桥时就像走进一个土耳其蒸汽浴室。找不到方向,满身黏黏的汗,又很困。我上了一辆出租车,把写了地址的小纸条递给司机,他又转换成普通话念了一遍。


上了车我就睡着了。等到司机停下车把我叫醒,拎着包走出出租车的那一瞬,我感觉自己就像一块淘汰的旧布,整个人乱糟糟的,也不知道自己在哪。我拖着行李箱,准备去学校给我分配的宿舍。


但我刚把车门关上,司机就把车开走了。也就是在这种精神错乱的状态下,我突然意识到我的手机、普通话字典、城市指南、地图……都落在了出租车后座上。




也是直到这一刻,我才真正意识到自己就是一个傻逼。我的人生已经可以写成一个系列的傻逼外传。还在学步的时候,我就爬进一个陌生人的车里,没别的原因,可能就因为车是红色的。


当年如果不是我妈妈在,不是因为她盯得紧,我的人生就要被改写。一个陌生人默默地开车回家,他的后座上坐了一个长着亚洲脸的小孩,不会说话更没有意识自己住在哪里。他可能会被陌生人收养,更有可能的是他将是一个在孤儿院长大的孩子。


但这次,再没有人在我身边提醒我:“Ben,你把钱包丢在沙滩上了。”“Ben,你钥匙掉地上了。”“Ben,为什么要在桌上放50块钱,你到底是怎么了?”


我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当我打电话给出租车公司,我用不上手语,这种焦虑让我想起《大地的女儿》中,Jodie Foster从树林里走出时的样子,整个人所发出的叫喊和肢体舞动的样子就像一只野兽。




最后,出租车公司确认了我的手机已经被其他乘客偷走了。从南半球到北半球,我一个人飞了将近一天,差不多已经要死了。


但接下来的四个小时更像是噩梦:宿舍钥匙打不开门,等人来换了一把还是不行,我们又发现门的电池(什么样的门需要用到电池啊)没电……最后的最后,等我们进去了,才知道原来是没连接到网上。又是半天过去,我依然没有拿回我的手机,也没有收到警察局的任何文件。




下午2点,北京气温41摄氏度——据说是有史以来北京最高气温。虽然一直在流汗,也没有地图,但孤独让我迫切想离开宿舍,我想逃离这个巨大但毫无生气的校园,我想去负责我项目的那位教授的办公室,虽然去那也得穿过大半个城市,而且我们的第一次会面是需要她带我去派出所。(我还真像一个国际访问学者


最终,我发现一块贴牌子上粘着一张A4纸,写着:“FRONT”(往前),还有一个往右的箭头。再走差不多400米,我又看到一个“前面”的标志,这次箭头指向左边。喝喝,这次我差不多能感觉到我的灵魂已经飞出我的肉体了。


过去我所理解的北京只是一座城市,它没有情感,不会感知来往人群的心酸、意愿。但是当我踏上北京的第一天,我就无处不在感知一个信息:北京讨厌我。热得几近中暑,困在卡夫卡式混乱规划的城市中,再加上我个人的愚蠢,我站在41摄氏度的空气下,已然可以和城市吵起来。


“北京啊!我他妈是客人啊,我一个人来到这个陌生的地方,我现在已经折腾这么久了,可以让我歇歇了吗?”


然而当然没有人理我,就算有人这时候回应我,可能也是在说“你丫滚一边去!”


冲冲撞撞,我最终还是找到了出学校大门的路,还无意间发现了地铁入口,我站在地铁的人群里,特别想哭。我没哭出来可能是因为我已经流了很多汗,我身体里的水分含量已经不允许我再多分泌一点液体。




你知道吗?这时候我最想打电话给我的男友、我的家人,或者只是再普通不过的朋友,只要我认识,认识我,我想听到他们说:“没关系的,一切都会好起来。”

但我没有手机。


好吧,也许我可以用电脑来和家人Skype视频。就在我掏出电脑的那一瞬我突然想起来电脑也上不了网。在一座这么多人的首都,我想家极了。从来没觉得我可以如此孤独无助,我才离家不到24小时,我想我的家人和朋友。


好在独自一人出国最大的好处就是可以很快认识新的朋友,虽然维系你们关系的链接可能非常脆弱和简单。但没办法,你也只能这样。Jen是我弟弟前同事的女朋友,我们之前好像见过一面,但也就是见过一面,她得知我在北京后就一直试图联系我,一直到我能上网的时候,终于找到了我。


“没关系的,你先来我这。”她说。那天晚上,她给我介绍了十个朋友。其中有个哥们跟我说我的手机有问题,他于是找人从香港第二天就买了一部给我寄了过来。



这些朋友又把他们的朋友介绍给我,而且他们回家后又给我发了很长的邮件,告诉我在北京要注意的事情,可以去哪里玩哪里买东西。一直到第四个星期,我终于能感觉到北京的善意,终于感觉到好像就在自己家里。


从那以后,我开始在北京变得独立。我也认识到一个傲慢的北京:人们在地铁上互相推挤,在人行道上随地吐痰,如果中文差,他们对你还会更傲慢。有时候天气不好,走在大街上闻起来就好像是有死袋貂,这时候我就特想家。




但是有时候天气很好的晚上,我就一个人骑着自行车沿着小路往乡下骑,路过路边很多卖西瓜的车,还有大学下晚自习的学生们。我开始觉得,这里有超过一千万的人,每一个人都可以成为新的朋友。天啦,我现在就在中国。这些人也可以成为我的家人。



————


本文的作者 Benjamin Law,是一位出生于澳大利亚的记者、专栏作家、电影编剧,父母早年是出生香港的澳洲移民。





作为一名公开出柜的同性恋、父母都有中国血液的移民二代,本杰明曾写过一本幽默散文集,在英语世界闻名的 The Family Law (《罗氏家法》),讲述澳洲华裔家庭故事,这本书还被翻拍成家庭喜剧在澳大利亚、英国等地热播,非常受欢迎;




他也曾远赴亚洲做课题调研,研究亚洲青年LGBT群体如何通过互联网获得沟通。本文就是他回忆自己独自一人来到北京做调研时发生的故事。


作为一个身体里还流着中国血液的移民二代,他遇到了很多老外第一次来中国的问题,语言、天气环境,文化差异。


你身边有外国朋友吗?他们第一次来中国的时候都发生了哪些好玩的故事?


欢迎留言分享故事。




编译:力士牙 

图片来自 the Guardian、Tumblr 


以上内容由「外滩画报」()原创,现已授权“快版权”(www.kbanquan.com)对文章的版权行为进行追究与维权。欢迎分享,留言交流,禁止未授权转载。



- THE END -

长按下图二维码关注"外滩画报()"

你可以试试点击下面这张图片↓↓↓


【版权归作者所有,Binzz.com整理发布】

    Tags标签: the-Bund | 外滩TheBund |
    技术支持:克隆侠蜘蛛池 www.kelongchi.com